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9 février 2015 1 09 /02 /février /2015 08:27

  城市的超市裏已經掛滿了小紅燈籠,櫥窗上貼上了各式花樣的剪紙,這些都是年的符號,傳遞著新春即將到來的消息。這使我油然想起了童年時在故鄉過年的情景。那時候我們對過年都充滿了期盼,不單是學校放假,不必在老師的監管下念書寫字,更重要的是可以穿新衣服,買鞭炮,和夥伴們咨意玩耍Nespresso Pixie Clips 咖啡機

  臘月二十三是小年,也是魯灣逢集的日子。集市上人山人海,熱鬧沸騰。我緊跟著父母,看到賣竈糖的嚷著買竈糖,看到賣鞭炮的嚷著買鞭炮,看到賣橘子的就嚷著買橘子。父母都壹壹應允,還會給我買壹套新衣服。他們平時省吃儉用,不肯買蔬菜,不肯買豬肉,不肯買水果,到過年的時候卻顯得很大方。趕集回家的時候,他們肩扛手提著大包小包的年貨。

  我們壹群孩子從小賣鋪裏買來摔炮裝在口袋裏,在村巷裏跑著玩,隨手將摔炮摔在地面上,劈啪壹聲銳響,嚇得雞飛狗跳。我們跑累了,就在街上挖幾個小圓坑,玩彈玻璃球的遊戲。至今我已經忘記了這種遊戲的規則,但是記得自己輸了就將玻璃球送給贏了這場遊戲的小夥伴。長大了之後,我發現成人的世界有很多充滿玄機的遊戲,比兒童的這種遊戲更要殘酷,壹旦我們在遊戲中失敗,輸掉的不會是玻璃球這麽微不足道的東西急凍帶子,可能是數年數月的心血,甚至是壹生的自由與幸福。

  除夕那天天黑之前,父親會用鐵鍁在院子裏撒下壹層新挖的沙土。至今我也琢磨不透其中的奧妙,很可能是除舊迎新的寓意。吃過了餃子,母親總是燒開壹鍋熱水,壹家人都要洗腳。母親說除夕洗腳能夠洗掉壹年的災病邪祟,來年壹定會消災免禍,添福添壽的。洗過腳母親會向我的口袋裏塞錢。她說不管成人或孩子,在辭舊迎新的時候都應該口袋裏有錢。人不能窮到年頭歲尾。第二天我們孩子們要早早起床,並且要自覺醒來,家長不能喊醒。天蒙蒙亮的時候村裏的鞭炮聲如同雷震,我驚醒之後壹骨碌從被窩裏爬起來,揉揉眼挑起壹掛鞭炮,用火柴點燃,隨後壹陣劈裏啪啦的響聲,煙霧騰起,在院子裏彌漫。我吃過飯就去找小夥伴們玩,口袋裏母親給的錢到小賣鋪全部換成了玻璃球、泡泡糖和鞭炮。

  長大之後,過年變得乏味,似乎只是酒桌上的應酬和敷衍的施舍多媒體製作課程。我總是想起童年時過年的場景。那時候過年似乎是壹種生命與生活的儀式。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