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7 octobre 2013 1 07 /10 /octobre /2013 05:53

 

畢業多年,每次回家總要不厭其煩的翻翻舊書箱。從小學到大學,每年父母都要找一個紙箱,將我當年讀完的書封裝起來,碼放在家裡走動最少的一個角落。不知不覺,已高高摞起十五箱子。這些書大多是教材,數學、語文、電子、機械、熱力學……,水滸、三國等中外小說被挑揀出來,鎖在一個鐵箱內,防止老鼠啃齧,牛栏奶粉最新事件2013以便他們孫子輩的繼續閱讀。

 

為了節省空間,書箱被被高高的摞起,幾乎頂住房梁。想要翻看舊書,就要用上大小的椅子、板凳,椅子上摞一個大板凳,板凳上再摞一個小板凳,耍雜技般的登上爬下,搬下書箱。這種“行徑”被老媽視為不良,一旦發現,定要皺起眉頭嚴厲斥責。然而,舊書箱裡蘊藏的“財寶”吸引力更大,成功搬下書箱的那一刻,即便被老媽瞪眼怒斥,心中還是竊喜。

 

每一個書箱像是一個年輪,書中的筆記從稚嫩走向成熟。我便常常用此時的成熟去審視彼時的成熟,卻發現各種各樣的稚嫩,這種對成長超越時空般的檢閱所帶來的快感,牛栏奶粉召回令我迫不及待的在院子裡尋一塊乾淨平整的地方,將他們一本本的擺出來細細品味。

 

陽光透過樹葉,斑駁的落在地上,山村的蟬是會唱歌的生靈,他們隱藏在粗糙的樹皮上推出抑揚頓挫、高低起伏的聲浪,而我早已聽不見他們悠揚的歌聲,深深地沉浸在對往日的回憶之中。

 

隨心所欲的翻至某頁,突然心中一驚,那種帶著期盼的奇妙的感覺滋溜一下鑽了出來,一張疊的方方正正的白紙正夾在書縫之中。趕緊打開來看,卻是某堂政治課的筆記。我想,一定有一張讓我更感興趣的紙,或者當初某位女同學偷偷夾在書裡面,而我恰好沒發現也大有可能。就這樣一本本的翻看,抖摟出來當年辦身份證時略帶稚嫩面龐的小二寸照片,不知何時與某位同學的合影,以及一大堆課堂作業、筆記。

 

我想起了小時候放學沿路搜羅廢燈泡的情景,垃圾堆永遠是最重點的區域,當發現他們孤零零的軀體,便趕緊跑過去撿起來,做好一個自認為瀟灑的投擲姿勢,曾璧山中學向著遠處的石堆用盡全力拋過去,然後砰地一聲碎響。但這一次的響聲總是平凡,於是全神貫注的搜尋下一個,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找,永遠不知道沉浸在傍晚多麼幸福的金色陽光中。

 

夏日午後的一兩點鐘,山村白天最安詳的時刻,忙了一上午的人們安逸的眠在悠揚的蟬鳴中,山風掠過高高的楊樹,遠遠傳來母雞咯咯的叫聲,而我正坐在院子裡樹蔭下,查找著舊書箱裡那本最神秘的書,和書裡最神秘的一頁。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