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28 février 2012 2 28 /02 /février /2012 07:20



雙休日。壹個人。不見得與孤獨挂鈎。

不騎車。不邀友。最好的狀態是關機。

背上那只去年秋天去海螺鈎旅遊買的卡奇色雙肩背包。珻叒墭挎著相機。我穿豎起領口的黑色風衣,壹個人遊走在這個城市的明暗交界線。去陌生的地方。見陌生的人。聽陌生的歌。壹個人進行陌生的旅途。

摩天輪。過山車。夢幻島。

尖叫。自由。隔離。

喜歡在下雪天買來大份的冰泣淋,享受淋漓盡致的痛快,無視周圍人驚訝的側目。

以前我總是在旅途中認識不同的人,大家開心的說話。而現在我希望擁有自己不被打擾的隔膜,裹緊毯子,在夢境中完成自己的旅途。因爲我越來越不明,那些風雨中飄搖的燈火,飛逝而過的站牌,陌生的面孔,延伸的鐵軌,寂寞的飛鳥與我之間,究竟誰是誰的過客。

壹直幻想自己是壹個短發女子,高而瘦。素白的臉,有凹得厲害的瑣骨。這便夠了。跨著相機,輾轉不同的城市,壹邊流浪,壹邊寫作。

如同安妮寶貝所說。我隨時都會離開。事實上,我真的離開了Freight Forwarder

part2:寫作與來信

喜歡夜。沒由來的。

只有在深夜與白晝交界的這段時光,我才是敏感而平靜的。可以做些孤獨的事。比如寫作。喝水。放小聲而宣泄的音樂。淩晨三點起身煮咖啡,卡布奇諾的濃縮粉。還有流淚,我壹個人的時候常常流淚關島自由行

深夜。才開始吃壹天中的第壹頓正餐。飛魚子壽司。甜蝦。北極貝和三文魚。各兩份。

許多時候。不騎車,推著腳踏車走在林蔭小道上,車簍裏都會插上壹束從小鎮上買來的栀子花,白色的。有濃郁的芬芳。經常都會有姑娘情不自禁的回頭,試想,在壹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誰會不願意與清新幽香的花朵撞個滿懷呢?

從區城市買來西班牙葡萄酒,等來了夜幕降臨,這個城市的街燈依次亮起,霓虹燈吻紅了遠處的天空。壹個人的房間。被我點滿了白色的蠟燭。可以許數不清的願望。身體被溫暖的燭光包圍,至少這壹刻,寂寞無機可趁。

不吃早餐,泡壹杯檸檬水。加冰。

寫作。已有些年頭。經常郵箱裏會收到壹些陌生讀者的來信。我並不常在家。通常看到那壹封封來自四面八方的信時,已經積了厚厚的壹層灰。

壹次,壹個寫信給我的孩子來找我。他是從遙遠的呼和浩特坐飛機來的。在走廊上遇到我的同班同學,便走上去詢問,結果得到這麽壹個答案:“妳要找李思謹啊,很好找啊,通常坐在壹堆人中間講話講得唾沫橫生的那家夥就是了。”

後來,坐在學校附近的避風塘裏,他笑著問我,爲什麽妳筆下的落寞與妳現實中的明媚相駁斥?

我只是很認真的吸著燒仙草杯中的椰果,沒有回答。吸管太細,椰果吸不上來,爲此我感到很懊惱自資出書

如果說人格分裂的孩子是可悲的,我倒是很樂意接受這肉體與精神的相厮殺。

part3:壹個不用香水的女人

不得不向妳坦白,我是壹個不大像會用香水的女子。

周末。醒來已多時。爐中的火已經熄滅。躺在床上看L孜孜不倦的化妝,幾個小時的化妝時間。我是整個房子裏唯壹不化妝的女子。

幾個小時又過去了,L終于抉定出門了。臨走前還不忘噴了噴香水。再見。重重的關門聲。隨之, 走廊上響起壹陣急促的腳步,高跟鞋摩擦地板的聲音。

房間裏彌漫著濃郁的香水味。准確的說,是劣質香水的味道。因爲。L曾說過這是壹種十元壹瓶的廉價香水。

我不得不起身。推開門。拉開窗。好讓幹淨的空氣得以進來。

目光停駐在L桌上的香水瓶。粘稠的橙色液體。掉了色的瓶身圖案。陌生的日文。走得匆忙忘了合上的瓶蓋。

我不用香水。

找個陽光明媚的天氣,洗衣服。去超市買藍月亮牌子的洗衣液,不貴,19.9元壹瓶,選茉莉清香型的。用清水把衣服輕輕地搓洗,有好聞的泡沫。過些日子。衣服曬幹了。放入衣櫃中。幾個月前,我曾在衣櫃底層的抽屜裏放了薰衣草的清新劑。

等下壹次再穿這件衣服時,定會有暗香浮動,壹件被熏香了的衣服穿在身上,壹定有說不出的喜悅。

我的枕頭總是散發著若有若無的芬香,那是因爲我在枕芯裏放了壹個香包。那是些去年我從山上采回來的香草。天然。舒這。

這年冬天。我去電台錄節目。

我穿灰色透風毛衣,黑色粗布褲子。不用香水。

電台的男主播,是個英俊的男子。那壹期檔是深夜的旅遊節目。

節目錄完,已是淩晨兩點。他斜靠在椅穿上抽煙,沖我愉快的笑了。

他說 ,我是個令他意外的女子。這檔節目經常都有穿得暴露的女嘉賓前來做客。著實令人招架不住。對此,他表示無可奈何。

後來。我才知道。他厭惡的。除了那些招搖的風塵女子,還有她們身上劣質的香水味。在封閉的空間裏。足以令人窒息。

瑪格麗特.杜拉斯說過。寫作是這個世界最孤獨的事。而我。已習慣了這沒落的孤獨。

24小時又24小時的無法入睡。寫作。掙紮。寫作。惡性循環。如此這般。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22 février 2012 3 22 /02 /février /2012 05:10

懷念的美,不在於對過去的東西多么眷戀,而是懷念本身就可以麻痺一個人。活在回憶中,並不是什麼壞事。有的人喝酒,並不是因為喜歡就甘醇的香味或者刺激的甜辣,以及其他說不出的感覺,而是酒可以麻痺神經,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有時候,解決傷痛的辦法並不是快刀斬亂麻,而是細水長流慢慢遺忘訂造婚紗

有一種花叫做迷迭香,它有熏香,提神,藥用的作用。有的人喜歡將他做成香水,洒在看空氣中散發出迷人的味道,很多人將他作為神靈的象徵,人們說它是聖母瑪利亞的玫瑰。但是,如果用的量多了,它就會變成了一種毒藥。勼鄴萇會讓人頭暈目眩,意亂神迷。很多事情就像是迷迭香味,淺嘗輒止,多了,只會讓人萬劫不複。就像愛情。戀愛中的女孩都會被迷迭香迷惑,迷迭香的花語是“回憶裡揮去憂傷 你讓我重生”所以女孩就信了。迷迭香是一種忠貞的花。很像有些人。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有時候錯過未嘗不是件壞事,也許,錯過的不只是緣分,還有劫難。聲聲慢,終身誤。曲有誤,周郎顧。不該發生的就讓他錯過吧,迴避了那年煙花三月,草長鶯飛。相思湖畔,是誰的眼淚黯然流落,斷腸崖邊,是誰的相思默然相望。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如果我沒有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遇見錯誤的你,命運的軌道是否會沿著另一方向離去。驀然回首,你從未站在燈火闌珊處wedding photo

有情風萬裡卷潮來 ,推枕惘然不見 ,分攜如昨到處萍漂泊 ,浩然相對今夕何年 ,誰道人生無再少 ,依舊夢魂中 ,但有舊歡新怨 ,人生底事往來如梭 ,醉笑陪君三萬場不訴離傷 ,禪心已失人間愛 ,又何曾夢覺 。

浮生若夢夢浮生,今夕何夕夕和今。

逝去的時光如走馬燈般來來回回,回回來來,宿命的輪回,永無止境。我是一個相信宿命的人,所以我堅信,前世的我兜兜轉轉經無數次回眸,換得今生與那人擦肩而過。一面之緣,在劫難逃,愛情有時就這樣的荒唐不可理喻,所以我相信了一見鐘情。一見你,便鐘情。

以前一個朋友,很痴情的一個女孩,她喜歡她的一個同學,很久很久,並忠貞不渝,可那個男孩並不愛她,連敷衍的態度也沒有。後來,她說她會等那個男孩,即使沒有盡頭沒有期限。有時候,愛上一個人,真的沒有工夫計較得失,計較姿態。每個女孩遇見她的right時她會變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裡去,但她的心是歡喜的。並且在那裡開出一朵花來。象迷迭香一樣,忠貞的愛。

沒有得到之後,她選擇了懷念,很多人在沒有得到之後,都選擇了懷念。有的時候,不是不愛不是不選擇,而是因為在心底真真切切的開出了一朵無法凋謝的花朵。無法凋謝。

於是,便在無數個寂寞與沉寂的黑夜裡,總有失意的女子在月夜裡,信手低眉,淺淺吟唱。用無邊的相思來折磨自己,為那個男子,畫地為牢。

塵埃落定,曲終人散。良辰美景奈何天,卻道天涼好個秋頭髮護理

一念執著,一念成痴。成全了一場沒落繁花,遲暮了這般盛世煙花。夕陽西照,斷橋殘雪。多少痴兒,悵然失落。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18 février 2012 6 18 /02 /février /2012 04:36

What problem do I have Now?

What do I lack Now?

這個問題禪師們經常要求凡人們停下來問自己。現下,這個瞬間,你到底缺什麼?到底有什麼問題?誶泹喰不要急著回答,閉上眼睛,全身心地投入到現下,尋找內心最真實的答案中風

我的回答是,這個瞬間,現下,我還真找不出特別缺的東西,沒它不可以的東西。這個瞬間我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當下是如此地完美,所有問題出自於對過去的不肯釋懷,和對未來的不斷擔憂。我們恐懼的只是自己恐懼的心理而已,現下呢,可愛地、純粹地、毫無問題著。

被憂郁籠罩的一天,走在路上,問自己︰現下,我憂郁著什麼?我有什麼問題嗎?然後看看美麗藍天下,新鮮空氣裡,傻憂郁著的自己,真是有足夠地可愛。人是沒有理由和美麗天氣和可愛的自己過不去的中醫

被人氣到的一天,心裡不平,衝動駕駛著自己的情緒、語言、還有身體。但是硬是剎車下來問︰是人家傷害自己還是自己在持續傷害著自己,往傷口上不斷撒鹽?現下,我有什麼問題嗎?很飽的肚子壓馬路,溫暖的衣服擁抱下健康的體魄到處晃的我,實在是找不出福祉不起來的理由。人是可以拒絕被過去騷擾的,讓無聊的人繼續無聊下去,起碼自己是可以現下就擁抱完美可愛的當下的。

慾望四起的一天,又想買這個還想買那個,必須要這個還得有那個,被慾望攪拌得一團糟時,也可以鼓足勇氣停下自己︰現下的我,缺什麼嗎?這個瞬間,我有任何問題嗎?有點能力,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穿什麼穿什麼的我,永遠有個溫馨的家可以回的我,是沒有必要被慾望卷干精力,耗掉人生的。我可以以自己的腳步,自己的節奏,恣意走下去的濕疹

越是停不下來的時候更是要停下來的時候,問自己關鍵的問題︰現下的我,缺什麼嗎?有什麼問題嗎?然後我會突然被敲醒,發現無頭蒼蠅般亂飛亂撞的自己,有時真夠蒼蠅的;)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16 février 2012 4 16 /02 /février /2012 09:29

18歲﹗

當你在殺怪闖關,聽瘋狂的歌時,母親遞過來一塊蛋糕。你愕然抬頭,聽見在搖滾樂的吼叫中格外醒目的一句話──你十八歲了﹗

頓然你石化,左手食指定格在“Z”鍵上,螢幕中化身男格鬥的你被涌之不盡的史萊姆怪獸包圍,不反攻也不逃脫。

接著,母親意味深長地看了你一眼,沈默著放下蛋糕,轉身扣上門。你關掉DNF,放開滑鼠,端坐在電腦前,眼睛盯著印有許嵩的電腦螢幕,開始沈默。直到許嵩消失,你設的七彩極光螢幕保護變換了幾個輪回,也不見你動三星平板電腦

是啊,你十八歲了。

十八歲,馬雲參加第一次高考,他失敗了,數學只考了一分。你也參加了,你也失敗了。汏鍴趧馬雲能夠在失敗中重振旗鼓,下決心再次參加高考。可你在消沈,對著網路暴力遊戲肆意地發洩著心中的不滿,鍵盤也被你敲得鏗鏘的叫喊。你能明白他為何有阿裡巴巴,而你只能花錢享受別人的成果嗎?馬雲三次高考,決心如磐石般堅固,你一次失敗,信心就像被擊中的玻璃,支離破碎了。你的夢想也隨之變成了幻想醫學美容服務

你埋怨孔孟之道把你禁錮,你的耳邊只允許有詞人們的低吟淺唱,視線裡只能承載祥林嫂、夏瑜他們上演的悲劇,夢裡也要和莊周探討,討論夢蝶的真諦。於是,你發願,走出高三煉獄後,再也不理孔孟,再也不聽孔子說讀書人“任重而道遠”,再也不把“殺進那遙遠的城市”的豪言壯語刻在床頭。其實你的這些,在高二就不知被你丟棄在那裡了。最終結果不難想像,你丟棄書本,也不拿起現實武器,站在孩子的末端,止步不前﹗

比爾‧蓋茨遺棄校園,他睿智的頭腦,多年來累積的知識和足夠的膽識讓他闖出非一般的天地。Ladg Ga Ga遺棄校園,個性的裝扮,迷人的嗓言,深濃的知識儲存量把她打造成歌壇天後。詹姆士‧卡梅隆遺棄校園,精湛的邏輯思惟明顯推得他的影片步步高升。

然而,你摒棄校園,不動聲色,不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毫無置疑,你啟動了躊躇之旅吸塵機

其實止步不前是件蠢事。十八歲,是你奮起的時刻,不是你頹廢的開始。奮起的第一步是博聞強記,增長見識。書本自然是離不開的,而教師就是為你分析書本的人,教師的所在地便是學校。智者選擇輟學,是因為有本錢,庸人選擇輟學,純屬娛樂。原本你是個智者,在沒有本錢的條件下,選了輟學,你就成了庸人物業按揭

十八歲離開書本的你,對前途茫然無知,既然如此,那你學學張伯宏,比你大不了幾歲,卻已是花開並蒂,既是著名音樂人,又是一家網路遊戲公司的CEO。

不然,學學李想,他和你一樣沒有走進大學校園,但是北京泡泡資訊技術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身分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雖然不能複製,但你可以模仿。

一個十八歲的人還沒搞清方向,那就是失敗了。

所以請十八歲的你,聽聽自己的內心,慎重選擇吧﹗不要丟下課本又放棄90後蓬勃的力量。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9 février 2012 4 09 /02 /février /2012 10:24

一個人靜靜在床上輾轉反側,回憶的殘片在眼前游離,斑駁離殤的,是什麼遮住了我的眼睛,讓我看不見,一片茫然。 整個人是落寞的,好像整個世界也同我一樣的落寞。我珍惜這快要枯萎的生命,但我還愛著這淒厲骯髒的世界,因為它更加彰顯出一種寂安的境遇。夜很靜,因為斐然凝旋的世界只有我一人。溫暖的目光?冰封的世界?也許沒人知曉這些,只能這樣孤獨的守望單車頭盔

傾聽依舊,猛然恍惚間又從深心處冉冉升起沈澱許久的無奈,夜冷清,寂寞悠然悠哉的乘虛而來,茛碙陔直指眉間,下不去心頭,也上了眉頭,年已去,煙火漫天的璀璨瞬間也沒停下我蹣跚的步伐,流年追逐剎那的明媚光彩,卻無人能明了,也許雲知道﹗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原來,原來愛情,不過是心中的一習憔悴的風,一場沒有結局的傳奇。於是我們總在不停地錯過,不停的躲閃,不停的逃避,躲在角落裡靜靜舔著傷口。忘了曾經些許的美好,也忘了那些來去匆匆的流年,更忘了那抹去的淚水。曾嘲笑,“紅顏若是久長時,旖旎何須怨春華”;曾甜美的念叨,“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幕幕?”這是一種怎樣的虛偽和欺騙?欺騙自己的心,憧憬著美好,豈不知自欺欺人罷了﹗

“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一種怎樣的壯觀,可有幾人能做?幾人敢做?曾經的“天荒地老,海誓山盟”,誰人能實現諾言?呵呵,呵呵,終究是水中撈月影凌亂,霧裡看花一席夢罷了衝擊波

也許那些璀璨繁華的歲月是注定被錯落的,我們亦在回首往昔時,不經意間流露出淡淡無奈的悲傷。原諒我們這些無知的人吧,當愛情遇上愛情,只能當個逃兵。我們總在毫無意義地擔憂,也許我們都是沒有安全感的生靈,一味地害怕失敗,反倒讓我們連開始的勇氣也都喪失了,這或許就是所有卑微懦弱者的悲哀?

一個人的下雨天誰來為我撐傘?然而雨中孤獨的雨傘彷彿述說著︰“愛情再見”,然後再默默等待愛情的盛開如繁花。只是丟了流年,再也尋不著芳華。蝶影幻生,梁祝紛飛。莊生夢蝶,嫣然成空。易碎的不是愛情,是歲月,不滅的不是永恆,是回憶。錯過是一種詩意的淡淡憂傷,更是那綿綿無期的微顫。也許短暫的不過是似水流年。吉他斷了弦,如何彈出我的寂寞,一個人的孤獨,無止境的糾纏不休。

我們總在惆悵著,曖昧很近,愛情很遠。我們總是恍恍惚惚的激起那些表面波瀾不驚的心潮,然而風起雲涌時我們卻總會傻眼,蹉跎不停,誰敢邁出步伐?時光停留在今天,愛情埋在了昨天。

沒有辦法,有些差距,終成天涯。有些人錯過即成永遠,錯過的不止有愛情,更有似水年華。欲醉流年,我寧願自欺欺人地選擇,戀上寂寞如茶。我們已經不再年輕,學會珍惜,可已無法回首,太容易放任年華來去,而後來的後來,我們只能相守曾經。我們說過的永遠亦不過是一句戲言,那些天長地久的山盟海誓,而如今看來如此的蒼白空洞。是我們過早地看淡這種美好的感情,還是那時的我們被所謂的美好弄得傷痕累累?本該唯美的愛情卻化作眼淚為結局。是我們太年輕還是歲月太無情Valentine's Day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話,有些情,有些愛,我們注定還要錯過。所謂回憶,與愛情無關與寂寞有染。很多時候,不是不愛,只是結局早已注定。你的肆無忌憚不過是仗著我愛你,我的委屈求全不過是為了等待你的迴旋,而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

錯落流年,淺唱憂傷。誰來替記憶守住流年?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8 février 2012 3 08 /02 /février /2012 11:37

在一些高校之中,教室占座現象早已蔚然成風。曾看過一則關於此的笑話──在教室裡,每天都上演著這樣的鬼故事︰學生指著空蕩蕩的座位說︰“這兒有人。”

高校課程的設定決定了學生上課教室和人數的變動,伎僦裑而教室與人數的變動勢必會造成學生相對位置的變化。因此,也就造成了學生每次上課座位的變動。由此衍生而來的是,學生進教室千篇一律的動作──隨機而坐。當然,這裡隨機而坐的座位可能是稱心如意的選擇,也可能是迫於無奈之舉收細毛孔

在此,我們不妨先對座位的選擇做一番探討。座位是屬於學生的公共資源,當然,每個教室都不可避免的會有一部分的座位靠前,另一部分則與此相反。靠前的座位可謂具有地利優勢,於此,聽講解更清楚,看黑板更明晰。這一點益於學習是毫無疑問的。而後排座位不但不具備此優勢,反而具頗多劣勢。按照這個邏輯,我將前排座位劃歸為優等資源,而後排則劃入次等資源。

在正常情況下,或者自由狀態下,座位這種資源的分發體制是按照時間先後進行分發的。進教室早,先人一步,自然獲得優等資源;反之則反。這是一種最原始,也是最公平的分發體制。但是,目前的現實狀況是,這種公平的分發體制早已銷聲匿跡,了無蹤影了。原因很簡單︰因為占座的存在﹗

何為占座?大家彼此心知肚明,我不想多費唇舌。占座人利用自己先人一步的優勢替與之有交往的人霸佔優等資源,或者說,與占座人有交往的人利用其與占座人的交情為自己撈取優等資源。如果將作為優等資源的前排座位比作官位的話,我想起了古代彈冠相慶的蔭官制度;與此同時,我也記起了一個詞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占座這種趕走公平的現象猖獗於校園,它打破了原先按時間分發座位的原則,取而代之的是按關係分發。這必然會導致一部分群體受益,一部分則受損。於是,便有了幾家歡喜幾家愁的局面。諸如我等去教室稍早之輩常樂此不疲的說道︰“世界上最恐怖的事莫過於去教室之後,卻發現,空蕩蕩的座位上竟都‘有人’。”與此同時,占座的既得利益群體恐在背後洋洋得意,眉開眼笑。他們可以最後進教室,卻可以享用最優等的資源﹗敢問,這與不勞而獲,或者坐享其成有何區別?之所以論其不公,正在於此針灸減肥

教室占座還算芝麻小事,但是,其背後折射出得社會問題卻不可謂之不大。如上所言,前排座位可劃歸為優等資源,可是,優等資源卻不僅僅局限於前排座位。在社會領域裡,官位、金錢、名節、教育、福利、衛生等等都可劃歸為優等資源。誰敢否認,諸如此類的優等資源沒有在陰暗避光甚至光天化日之下進行著“占座現象”?誰又有敢承認,它的分發體制是公平的?

話說回來,我只是一個學生。古語有言︰富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平心而論,我窮得很,對於社會的一些現象的扭轉我無能為力,也不想徒勞。但是,必須指明的是,對於我有切膚之痛的占座現象,我還是會盡我所能地去抵制的。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6 février 2012 1 06 /02 /février /2012 08:50

今年的春節,故鄉雖說沒有北國激蕩燦爛的雪景奇葩,但卻也有不同的韻味,那是一種新的期盼,對於充滿未知未來的激情昂揚。

記得小時候,對於新年的期盼只是充滿單純與喜悅,對於食物與玩耍的熱切追求,就成了唯一的夢想。尤其在除夕那天,全家的大人都非常忙碌,懸燈結彩,饞嘴的我會先靜靜地等待在大圓桌的旁邊,嗅著廚房裡飄出來的陣陣清香。早就使我將口水往肚裡吞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母親將滿盤的佳肴,陸續擺上桌面時,趁她未留心時,便用食指與拇指迅捷地夾上一塊,近乎囫圇地咽下。有時是魚肉,卡到魚刺,喉嚨痛得夠嗆,但歡喜的表情還是瞞不住人的LED招牌

到了正式吃年夜飯,我反而會比較規矩,媔暀炷因為除了長輩的嚴厲,更重要的是我熱切想要以我的表現來換取另一個夢想───出去玩鬧。於是聽聞外邊有鞭炮聲起,就再也坐不住了,帶著滿嘴的油膩,便飛也似地沖出去,與小伙伴會合。

我們拿著各自的煙花爆竹,互相嬉戲,好不快活。彷彿在絢爛的煙花裡,早就佈置好了童話般的美麗與溫馨的家,讓我們的心靈心甘情願地凝入。

小時候畢竟是小時候,現下長大了。對於年味,當然也有一定的理解,但那種懷揣著夢想,想要在新年放飛的心情還是經久不衰的,只是夢想的內容變換了。夢想變得更加充實有力了,因為以前的夢想回味起來,雖說單純,但也未免有些幼稚Bridgestone

現下成人了,就會遇到來自各方各面的困難,有些還是難以逆料的。經歷得多了,急切地想要找尋那麼一片溫暖的沃土,躲避一下,撒嬌一下,甚至是哭訴一下。這個心靈的港灣,就是這悠久且意蘊深長的春節,濃濃的年味。撫慰歷經一年磨難的心,讓心情也舒暢柔順點。

家裡來了一大幫子親戚,有些是常見,有些則是特地趕來的,說是許久未見我面,著實想念。確實,他們見我的上一面,那時我還是稚氣未脫哩。於是乎,年夜飯吃得特別熱鬧,互相邀杯祝賀,有的吐真言,有的開玩笑,又有的話家常。膝下的小孩兒們,穿來穿去,一派喜氣洋洋的感覺。

飯後,喜歡侃的繼續侃,我便隨著小孩子們去放鞭炮煙花,實際上,我與這些個小鬼頭相比,也是年紀一把了,當然不能像幼時那樣灑脫自如,主要任務自然就變成是負責他們的安全而已,或者就是幫忙“打打下手”,點點火,吶喊吶喊。自己實在閑得無聊,就拿幾粒彩虹糖塞在嘴裡亂嚼。不過,望著他們的時候,總是有幾許懷戀飄過心頭的。

到了午夜電視裡春晚節目主持人,在報倒計時的時候,窗外火樹銀花的時候。我下意識的來到陽台上,觀望這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煙花,感受隆隆的炮仗聲。我將竄入高空的煙花,當做顆顆流星,許下對於來年莊嚴的諾言與心愿健康身體檢查

人生終究是美麗的,沒有必要使自己承載太多,漸漸老去,不如享受每一分鐘,享受自己打拼的過程,以新的姿態迎接新的挑戰,笑容將會永遠掛在自己的嘴邊,期盼也會因為精誠的奮鬥變得晶瑩剔透、碩果累累的。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1 février 2012 3 01 /02 /février /2012 08:21

記不清那是多久的事了,只記得曾經的我也有過無憂無慮的微笑。而現下,物是人為,不再有那曾經了衝擊波

偶爾發現我也會呆呆的不知所措;偶爾發現我也會靜靜的淚流滿面;偶爾發現我也會傻傻的若痴若離。究竟自己是怎么了,連自己也不曾想過,就那樣不知不覺的表達著自己內心的點點滴滴,酸甜苦辣。開心也好,傷心也罷,存在於一瞬間而已。而這片刻的記憶,又有誰會記得,又會值得誰去把它記住呢?

回憶的相冊偶爾也會再次被我翻起,面對著那些泛黃的記憶,不知是哭還是笑。亽囼莂原來的純白膠底已經是一張彩繪的相片了,也許會發現一些瑕疵,但又不失它本質的美麗中醫

我喜歡用心去感悟人生;我喜歡用心去聆聽世界;我喜歡用心去體會生活。也許從昨夜的“月滿西樓”攀爬到今日的“晨光起露”,就已經在逝去著些什麼了。驀然間,回首張望,是否也有一人值得留戀,是否還在原地張望。

漫長的日子裡,我度過了無數的暖春、無數的烈夏、無數的金秋、無數的寒冬......而真正留下的又有些什麼呢?細算下來,只不過是在那半白的紙上又新添幾筆罷了裝修公司

再見了,我的曾經;再見了,我的回憶;再見了,我的過去;再見了,那些永遠不會從來的唯一。

我無力改變,所以只能面對。也許,這一切只是戲前的排練,而非正式的作秀。而我也會將每一天視為一場新戲來上演。

雖然白紙已不是原來的那般的純白,但那本是一張白紙而已。只是她已變的“千姿百態”。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19 janvier 2012 4 19 /01 /janvier /2012 09:52

我一直說我朋友少,我很少交朋友,我想這次你們可以窺見一斑了。不僅魅力不夠,而且交際圈窄,我並沒有說假話吧。謝謝還有幾個人,因為我真的沒看錯,那天不管大頭說什麼,我還是要跟阿海去市區,哈哈紋身

作為一個有點文學情懷的,作為一個理性的寒迷,我早上寫的,只是希望能在偶像碰到困難的時候,挺他一下,雖然力量很小,但是我能做的也就這些了,不管在空間上怎么說說,微博上怎么找別人**,我能做的也就這些了。不管我是不是一個寒迷,我都不想看到韓寒在文化上倒下去,難得一個社會信仰,不能就這么埋沒了。

早上寫完那篇,我就覺得我有點多慮了。因為以韓寒的文采,他是會反駁的。樭娿廹只是他再怎么反駁都是理虧的,因為別人改一兩個字也是代筆。很多討厭他的人就會故作文章,這真的對他影響很大。韓寒這次是自己挖了一個坑,然後別人把他推下去了。想知道詳細情況的人,自己去搜索吧。我算是作為第一個接觸這個事件的人,麥田那天微博第一次更新這個事件時,我就在關注。韓寒這次確實被逼急了,所以自己挖了一個坑通渠公司

不重視文化也就算了,還他媽一直鄙視文化,這個現狀是很病態的。沒辦法,即使我前面寫了幾篇文章說要重視文化,但是這他媽根本起不了作用。我一直以為自己的文采犀利程度還可以的,可以為所欲為的,但是不管在紅袖上發表文章,還是在榕樹下發表文章,還是空間裡發表日誌,都被退過稿。一直以為榕樹下是比較開放的,因為**過程算比較短,而且比較寬鬆,但是自從《雀之巢是個屁》被退,而且被定義成攻擊性文章之後,我就知道不能在文學上為所欲為,這個制度裡,到處在**。情節嚴重的,到時隨便給你安個罪名,這種例子不是沒有過,短片《宅居動物》裡就曾暗喻過這個事,也就是說中國很難再出第二個韓寒了。

雖然這次韓寒是辯解了,但是還是理虧著,因為2000萬估計還是要陪的,雖然總共的4000萬可能會向麥田索賠,不過這個事件確實跟韓寒打了個折。

文化不受重視可能自古以來就有,文人相輕,到現下還是如此,文化到底怎么了?

我為什麼要一直強調重視文化,是因為這個社會目前到處都充斥著追求物質利益,淡化了精神財富,這樣的社會遲早要完蛋的。自從韓寒的崛起,告訴我們︰不上學(不上學,不代表不讀書,書是必然要讀的,因為我們一定要學習才能充實自己),一樣可以獲得成功,可以從事寫作,可以參加競技。不一定要追逐表象金錢利益才能成功,追求其他的一樣可以取得成功,可以獲得財富,我們目前教育制度最缺的就是這個電視機

社會需要多向發展的,這樣的社會才健全。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16 janvier 2012 1 16 /01 /janvier /2012 09:33



一年的最後一個月了啊。

在我無端盲目感嘆的時候忽然發現已經很久沒有再寫日記了。

不過想來從小卻也沒有這么個習慣,只隱約記得在國中漫妙的生活裡好像是被老師瞪著眼睛吐著唾沫星子罵著寫過一段時間的,當時的感覺自是趕鴨子上架,強求而難論心情了。

無非一些摘抄字句了吧。

然而卻是異常的懷念那。

那時的樹木,那時的桂花,那時老師或嚴厲或溫和的面龐,洤涳棌或慈悲或凌厲的目光,在現下看來,卻是格外親切和令人懷念的呢。

恩,還有那時的雪,白的細膩溫柔,雪球飛揚的熱情也自是掩蓋了寒冷凜冽的天氣。

我甚至清楚的記得操場上我和誰堆的那個小熊雪人靜脈曲張

哈,小熊雪人呢。想想當時頗費了些功夫的吧,弄出一個矮矮的,不起眼的藏在角落的大致可以被自我認定為小熊的雪人,安靜的樹立在那裡,一年,兩年,三年。就那麼安靜的樹立在我腦海的某個角落,伴隨心跳起伏跌宕卻從未融化消失。

我有時候在想,當年日記裡磕絆生澀的字眼什麼樣,當年記錄的丁點記事什麼樣?當年刮起秋風飛揚的的樹葉什麼樣?當年飛雪連天晶瑩潔白的街道什麼樣,而當年的陽光,又是什麼樣?

我有時候在回味,當年誰的笑臉最甜,當年誰哭的最厲害?當年誰的臉蛋最圓,當年誰的臉蛋紅撲撲,當年誰為一塊橡皮跟我打架,當年我欠誰的錢沒還,對,當年誰欠我的錢還沒還呢﹗

我有時候回頭,看見自己挑燈夜讀奮進的背影,看見自己流淚委屈悲傷的眼淚,看見自己奔跑笑鬧嘻哈的表情,看見自己手裡那顆滾圓的雪球。

啊,冬天到了。

冬天到了。


鍋爐裡撲撲騰騰噴出的裊裊的熱氣,在屋子裡縈繞徘徊,聚散流轉。

我就那麼一副可憐巴巴嘴饞的樣子望著鍋裡翻轉的餃子,小心翼翼的在心裡盤算著哪個個頭大一些,一會一定一定要吃到它。

窗外陸陸續續響起  啪的鞭炮聲,響起年的味道。

雪花無聲寂靜的飄落,帶來滿世潔淨,帶走塵埃喧鬧,鞭炮響過的間隙裡,一片安寧。

偶爾有些不負重力的枝椏咯吱一生斷裂,重重的摔進濃濃的雪層裡,留了一道小小的溝壑,便轉瞬不見。

雪花越發的大了。

漫天飛舞寂靜的純潔。

宛如滿天飄飛的雪白的蝴蝶,飛啊飛。

飛到你的臉上,你的眼睫上,你的額頭上,你的鼻子上。用它滲滲的涼意溫暖你柔軟的心。

而後便是緊緊的抱著熱氣騰騰的碗,心情喜悅的吃了年夕的餃子,把前一年零碎的光景在嘴裡細細咀嚼影印

而一年,就那麼品味過去了。

馬路上偶爾有輛車疾馳而過,冰渣四濺。路旁的冬青上鋪的濃濃的雪,被濺的滿是窟窿。

我和伙伴們便吧那種小小的炮點燃丟進窟窿裡,然後等待“啪”的一聲,雪花便會飛的老高老高,然後急急墜落下來,砸了每人一臉,

──瑩白的雪映照了通紅的笑,在寂靜的雪夜裡空曠的傳染開來,響徹了童年。

僅有的幾盒小炮就在歡鬧裡近其所想的燃盡,誰的玩具槍就啪啪的響了起來。

於是大伙便結伴分裂開來,組了不同的小隊對壘激戰。

躲在冬青裡,藏在雪窩裡,甚至爬到樹上去,瑟瑟的積雪被晃蕩下來,又是飄了滿滿一地青蔥的時光。

於是雪球紛飛,笑鬧漫天。

往往玩得累不可支的時候,衣服裡,鞋子裡,渾身上下也盡是積雪了,攜了一身通紅冰冷回到家裡,免不了家人心疼的教訓。

而童年,卻也總歸是玩不盡的歡愉。

於是格外想念童年每一  年輕活力純潔的臉,格外想念那碗熱氣騰騰載滿了整整一年時光回味無窮的年夕餃子,也格外想念,飄飄然精靈一樣的,雪的樣子。

哈,下雪吧。

下雪吧。

把我沉重的思念宛如雪花一樣飄洒下來吧,鋪滿一地,落滿生命。

然後踩在咯吱作響的久遠的時光上,小心翼翼的,滿懷感畏的,充滿勇氣的走下去吧。


那時的樹還很蔥郁。

苗田旺盛,林立蔥茂。

天空裡漂浮著大朵大朵的雲。在碧藍碧藍的天上悠悠的飄蕩。遠遠的田間傳來老黃牛沉穩健碩的哞叫,驚醒的一群鳥兒,簌簌的從林間飛出,抖動了季節的芬芳。

溫柔的風兒吹來,芳香遊蕩。

麥苗隨風捲起一層一層洶涌的綠浪,連綿起伏出陣陣清香,參合了泥土迷醉的味道,遠遠飄蕩。

陽光溫和的洒下來,柔軟了滿目清香。

而遠遠的天上騰起了各色風箏,伴隨了遠方遙遠的嬉笑。

安靜而祥和的時光在眉目裡穿過,夕陽殷紅了天邊。

鳥兒穿堂,披洒余暉。

而遠遠的天空中那是誰的風箏?

飛過了怎樣的年華。

四、

地上洒了皎潔的光。

那是遙遠清晰的月兒給大地披滿的衣裳。

白天從田地裡掰運而回的玉米還裹著青色的衣服,堆架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峰,電視被倒騰了出來,裡面播放著久遠古老的色彩。

一家人圍著堆積的玉米坐下來,邊看電視邊掰開玉米的青葉。

農忙時節,匆忙歲月。

地上不久便鋪滿了濃濃一層青衣,家裡養的小豬樂此不疲的在濃濃的青色的蓬帳裡來往穿梭,哼哼唧唧歡愉的叫著。

月兒越發的明亮,照亮了院子的每個角落,彷彿白晝一般,只是多了一份輕靈的夜色的溫柔黃偉傑醫生

繁星點點,夜越發的深了。

寂靜而祥和。

遠遠的地方傳來嘹亮憂傷的歌聲。

而我們就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

聽媽媽講那過去的故事。

Repost 0
Published by Lonely umbrella
commenter cet article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